杨亦知

百合厨。
写点东西画点画。
八百年不上线x

© 杨亦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末章物语(上)

•re:creators同人
•有cp向 cp是米特奥拉x赛蕾嘉
•ooc严重
•文笔超烂
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,但最近就这个脑洞比较活跃……特别是赛蕾嘉退场那里,非常难过,然后脑洞突突突地冒。
是个短篇,就这两天写完( ー̀εー́ 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被剧透了一脸的人生很无趣诶

“米特奥拉,我退场了 。让我完成任务吧。”
气氛压抑到让人窒息,赛蕾嘉却笑着说完了这句话,看向天空——她知道松原和米特奥拉等人都能看到她。虽然她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听见她的声音。
下意识避开了卡隆惊愕的眼神,赛蕾嘉脑袋放空了一瞬,恍惚间她似乎听见松原撕心裂肺的叫喊:“快跑啊,赛蕾嘉。女主角也好故事也好,我们全部都不要了!!”
啊,现在还有说这些的必要吗?赛蕾嘉叹了口气,也不确定他们能不能听见,自言自语似的开口:“松原……请给我的世界里,加上「故事」和「咖啡」。”
身体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赛蕾嘉紧紧咬住牙齿,她甚至有一种能把牙嚼碎的错觉……不,或许不是错觉。
极其高温的情况下,她和卡隆的机甲都在鹿屋的攻击中,一寸一寸消失殆尽,连灰都不剩。
意识好像也在消失……眼前走马灯似的闪过一个个画面,松原,水筱,鹿屋……还有,米特奥拉那张过分苍白又面无表情的脸。

为什么画面会定格在这里?
赛蕾嘉醒过来的时候,脑子里蹦出了这个疑问。
周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骑士朋友们,整个房间都是白色的,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花瓶,稀稀拉拉插了几朵小花。
病床旁边伫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。之前很多次,他也是这么站在她的病床前,看着她苏醒过来之后欣喜若狂。
然而这次并没有。
卡隆神情复杂地看着她,叹了口气:“赛蕾嘉,为什么?”
“什么为什么?”也许是大脑停止工作太久,重新运作起来的它如同生了锈,一时间赛蕾嘉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卡隆的问题是什么。
“明明有拯救世界的方法……”卡隆眼睛通红,像是快要崩溃,“你明明知道王国骑士团势力衰弱……根本就……”
“你认为那真的就是拯救世界吗?”赛蕾嘉撑起身子,嘴角挂上一抹笑。
“不然呢?那个女人的能力你也应该是……”
卡隆话说到一半被打断,赛蕾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揉了揉正突突突跳的欢快的太阳穴。
“你先出去一下好吗……”
安静的朋友们看着两人不明所以的对话,忽然好像卡隆说错了什么,赛蕾嘉做出了这样的动作。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微妙。

“赛蕾嘉,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一个矮个子的骑士团员轻轻关上了门,留得一室清静。
赛蕾嘉又躺回了床上,开始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。
她是被创造出来的吗?
脑海中浮现出这个问题,她抬手,望着自己白皙的手背,用另一只手掐了掐。

明明很疼,所以……我是真实存在的吧……可被造物在被造物的世界里,怎么可能是虚拟的呢……
或许自己就是一个二维生物而已……
松原他们所在的世界,是比这个世界更高一层次的世界吧。
还有咖啡喝,真幸福。

赛蕾嘉的思绪飘远,又被一声惊呼拽回了现实。
团员们簇拥着卡隆冲进他的房间,每个人脸上都是担忧的表情,而卡隆则是惊恐。
“卡隆他刚才是想跟我们说些什么,但是他忽然间就说不出话了……!赛蕾嘉这是怎么回事儿?!”说话的还是刚才那个矮个子,他为人忠厚老实,也很在意朋友和团员。
“卡隆你冷静一点。”赛蕾嘉看着卡隆仿佛被扼住喉咙般的表情,皱了皱眉头。
“咳……唔。”卡隆像是被按下了开关一样,又能发出声音了,他有些恐惧地看向赛蕾嘉,“赛蕾嘉……你能不能说一下关于……那个世界的……事情?”
“嗯……?”赛蕾嘉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莫名其妙,但她还是开口,“你是说松……”
话说到一半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,声音一下就停止了。
好像,有什么不对?
是不是在这个世界就不能提到高维世界的东西?人也不行?
赛蕾嘉向卡隆做了「不能提到那个世界?」口型,卡隆点点头,确认了这个事实。
或许每个世界都有自己所在的「天道」,这个「天道」不允许自己世界的人说出超出这个二维世界的东西?
于是她想换一种表达方式,思索了一会儿,她开口:“米特奥拉她们也在的那里?”
能说出来,她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,有些微妙的庆幸含在里面?米特奥拉也是二维世界的人呢。
要是她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《追忆的阿瓦肯》里面的司书……她如果回到那个世界,会不会也很寂寞?那个没有蛋糕,没有咖啡,没有美食的世界。
卡隆或许是被禁止说话了好几次,他整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对劲,最终他什么也没说,一圈打在墙上,安静的空间发出“砰”的声响。
团员们望过来,一个一个都是疑惑不解的眼神。
赛蕾嘉在床上坐着,忽然拽了拽卡隆的衣服,卡隆转过身,她就把卡隆的脑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在团员们看来这动作就像是情人的亲昵,于是大家便以为这是两个人的私下矛盾,一个一个像是心照不宣地起身退出了房间。

赛蕾嘉把唇轻侧在卡隆的耳边,耳语一般轻
声:“呐卡隆,那是真的吧?”
卡隆的耳朵有点红,他声音也压低了,闷闷的,像个不高兴的大男孩:“我们两个人都经历过了,总不会是梦?同一个梦?”
“那就不是了。”赛蕾嘉继续说着,也没有其他动作,“我跟你坦白说,我知道我们的结局——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说。”
“为什么?”卡隆的声音仍是闷闷的,“我……”
“被剧透了人生总是无趣的吧。”赛蕾嘉拍了拍卡隆另一边肩膀,“要相信自己啊,我曾经最憧憬的前辈。”
“我这样,还算什么前辈呢……”卡隆小幅度摇了摇头,软软的头发蹭到了赛蕾嘉的脖颈,曾经这是肯定是让她心跳加速的动作,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丝毫提不起感觉。
“我曾经是那么喜欢固执的你……固执到执拗。”赛蕾嘉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,“卡隆……你不会放弃的,对吧?”
“你觉得呢……?”卡隆把头从赛蕾嘉的肩膀上抬了起来,两个人的距离很近,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地知道,其实很远。
“不会,即使是我以后不会护着你的背后……”也不要放弃。
卡隆最近受的刺激可能太多了,有些颓然地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也没有再多问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8 )